全小说 >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无弹窗全文阅读 >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二十三章 帝陵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com (全小说无弹窗)
  洛阳浑身的阴寒气息越发浓郁,在这黑暗的空间中,两只紫色的眼睛透着妖冶。
  感受着莫名的压制,洛阳脚下一动,循着精神气机锁定的位置,一掌打了过去,掌风呼啸,凌冽的罡气四溢,绞杀这周围的一切。
  黑暗中,一只白皙的手掌显现,五指张开,肌肉如细腻白玉,几近透明,骨节泛着淡金色仿佛金铁,皮下流动着多种颜色的氤氲之气,如水般在皮肉间流转。
  随着手掌的显露,紧跟着一个人仿佛跨过了某道门,从另外一个世界来至。
  洛阳看到,那张开的手掌一把捏碎了自己的掌风罡劲。
  对方的轻描淡写,让她眼神凝重,此刻细细打量着对方。
  一身黑袍,满头的白色长发被束之脑后,容貌俊美,皮下的血肉和氤氲烟霞激荡清晰可见,更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双银白色的双眸,点点星屑溢出。
  整个人的皮肤如白玉,站在那里,仿佛水晶雕就,背后的黑暗世界衬托,像是一座妖魔的神像,让人望之便心中一寒。
  洛阳心中转过念头,浑身上下气机汹涌如江河倾泻,一拳砸向如妖似魔的男子。
  戴道晋仍是面带笑意,挟角脉诸天之力,肉身肌肉扭动大筋如龙,也是轻飘飘一拳对了上去。
  “嚓……”
  洛阳闷哼一声,倒飞而去。
  还没等她从手臂断裂的剧痛中回神,一只白玉手掌印在了其胸口。
  “嘣……嘣……嘣……”
  一阵筋骨断裂声响起,洛阳噗的大口吐血,心中惊骇,这怪人到底是谁,莫非是王仙芝?
  她胸腔塌陷,内脏几乎要裂开。
  戴道晋停手,手指摩挲,这一幕被洛阳看到,眼神羞怒,凶戾的杀气几乎要溢了出来。
  洛阳双脚一蹬,猛地转身疾掠。
  戴道晋站在原地,也不阻拦,只是看着对方急速狂奔。
  洛阳跑了一会儿,感觉不对劲,转身看去,那黑袍人仍在身后不远处站着看着自己,好似自己跑了半天一直在原地踏步。
  “别跑了。”
  耳边传来一道声音,同时脖子一紧,剧痛袭来,脖子几乎断掉。
  “嘭……嘭……嘭……”
  洛阳紧接着便感知到,自己浑身多处大穴被一股诡异阴暗的气机锁住,丹田内更是漆黑一片,内息被这黑色气机包裹,连一丝也不能调动。
  眼前一亮,那诡异的黑暗空间褪去。
  戴道晋双手拢于袖间,低头看着身受重伤,神色凄惨的貌美女子,平静道:“跟我走一趟吧。”
  洛阳挣扎起身,咽下口中一抹甜腥,冷冷的望着这黑袍男子,即使以她的心性,此刻也不禁生出一丝无辜,满腔悲愤,自己好端端的,也不认识这人,无故被打成重伤。
  随即想到对方三拳两脚,便几乎废了自己,心中又是一沉。
  她沉声道:“你是王仙芝?”
  戴道晋摇了摇头。
  洛阳缓缓吐出一口气,胸口舒服了些,皱眉冷声道:“你到底要我帮你做什么?”
  戴道晋望向北方,“陪我去一趟秦帝陵墓。”
  洛阳闻言瞳孔一缩,断然出声,”不行。“
  戴道晋扭头看向她,面带轻笑:“你这善妒的女子,当年鸠杀秦帝宠妃,到死都没能和秦帝同穴而眠,没成想到今日还念着他的情谊?“
  洛阳斥道:“你放屁。”她不知对方究竟是谁,知道这些隐秘。
  戴道晋呵呵一笑,懒得理会这些人的狗屁情爱,只是轻声道:“陪我走一趟,不然我就扫了公主坟,去武当山杀了那小子。”
  洛阳冷笑,不为所动。
  戴道晋继续笑眯眯道:“你当年鸠杀的女子,这一世也转世了,便是旧楚的小公主姜姒,小模样儿可比你招人喜欢,想来那小子也更喜欢那一位,当年两人情缘未了,这一世再续前缘,当真是流传千古的一段佳话。”
  “他们二人花前月下,团团圆圆,你这妒妇,这一世怕又是孤苦一生。”
  洛阳双眼通红,气的发抖,尖叫着冲向这黑袍人,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。
  戴道晋抓住其一只手,劲力一吐,将其浑身筋骨抖散,再也使不上力气后,放开手放任其坐在地上。
  洛阳恨恨的盯着他。
  戴道晋蹲下身子,笑道:“答不答应,可由不得你,走吧。”伸手抓住其肩膀,纵身远去,几个起落,在官道上消失不见。
  ……
  西线战场。
  此时大战已过三日,北凉大军经过两日的休整,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。
  大帐内,徐骁坐在上首,李义山,陈芝豹、诸禄山等人依次而坐,众人面上再无前些日子的肃穆愁苦,皆面色轻松。
  李义山抚须淡笑,说道:“王爷,我们不好多等,明日便可率军东进,与陛下会合。”
  徐骁点了点头,皇帝的口谕在那一日的晚上就已经传来,不过大军需要休整,俘虏辎重等也要安排,所以才耽搁了两日。
  他看着众人道:“皇帝两日前下了口谕,明日我们便出发。”
  下面的诸多徐骁嫡系,听了轰然应诺,没人去谈论为何皇帝当日就能收到消息,而且口谕当日就到,他们都清楚,北凉军中必然有锦衣卫的探子。
  现在不是纠结这些事情的时候。
  徐骁感叹道:“没想到本王有生之年,竟能北上伐莽,想想竟有些当年攻掠春秋诸国感觉,仿佛当年的战争仍在继续,只可惜物是人非……“
  众人默然,心中皆不由回想起二十年前征战天下的往事。
  那时候,徐骁意气风发,深受皇帝器重,如今却……
  李义山似是看出徐骁的心思,笑道:“王爷,当今皇帝虽然和我们不对付,但能力手腕不可否认,帝王心术犹胜先帝,诸多门阀世家被其压服,连稍稍违逆的心思都不敢有。”
  “抛开这些,只看今日,若能扫灭北莽,我等必将载入史册,完成前所未有的功业。”
  众人到底是军人,对攻城略地,开疆扩土,有着天然的狂热,听到李义山的话,皆心神振奋激动。
  第二日,陈芝豹为先锋,大军开拔。
  ……
  西河洲,黄河沿岸。
 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,沿着河岸,往前行进。
  两日行至一处河道急弯之地,或许是前些日子下了大雨,水位上升,加上此处水流湍急,河水奔腾拍岸,声音轰隆,震人心魄。
  戴道晋止住身子,抬头远眺,远处建筑,那是截江台,驻扎着赫连一族的控碧军,不过北莽和离阳现在打的正上头,此处只留了三千控碧军,家主赫连武威也跟着女帝上了前线。
  若非如此,戴道晋要想进帝陵,还得解决近在咫尺的赫连威武。
  两人又走了一段距离,入耳的声音更加轰鸣巨大,真的两人耳膜鼓荡。
  一道飞流直下的瀑布映入眼帘,漫漫水汽,如云如雾,半空中几乎不曾散去的七色彩虹,在阳光的照射下,瑰丽夺目。